城市新闻网新闻 港澳区正文

穆迪调降评级,方法不当

2017/6/8 17:59:00   来源:综合

  核心阅读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仍然延续了去年下半年以来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效果正在不断显现,中国经济有望继续保持平稳较快增长

  未来债务依存度有望进一步下行,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杠杆率水平总体可控

  2016年我国政府债务的负债率低于欧盟60%的警戒线,也低于主要市场经济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水平,风险总体可控

  穆迪的主要观点站不住脚,有些说法是根本不成立的

  5月24日,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发布公告称,将中国的评级由Aa3下调至A1,评级展望由负面调整为稳定。对此,财政部有关负责人作出回应,认为此次穆迪下调我国主权信用评级,是基于“顺周期”评级的不恰当方法。穆迪对中国政府债务的观点和判断,表明其对我国法律制度规定缺乏必要的了解,有些说法是根本不成立的。

  中国经济实现“开门红”,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效正在显现

  此次穆迪调降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其主要观点是,预计未来中国经济增速将持续放缓,中国实体经济债务规模将快速增长,相关改革措施难见成效,政府将继续通过刺激政策维持经济增速等。那么,这些观点站得住脚吗?

  “这些观点,在一定程度上高估了中国经济面临的困难,低估了中国政府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适度扩大总需求的能力。”财政部有关负责人认为。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仍然延续了去年下半年以来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一季度GDP增长6.9%,同比加快0.2个百分点,主要经济指标增长好于预期,经济结构持续优化。“中国经济‘开门红’,充分显示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效果正在不断显现,中国经济有望继续保持平稳较快增长。”这位负责人表示。

  与经济运行相一致,我国财政收入增速仍然较高。1—4月,全国财政收入增长11.8%,同比加快3.2个百分点,是2013年以来同期最高增速;财政支出增长16.3%,高于收入增幅4.5个百分点,同比加快3.9个百分点,为促进经济平稳增长和结构调整发挥了重要作用。

  “实际上,中国政府实施的去产能等一系列改革措施,已经在降低企业杠杆率方面取得了较好成效。”中债资信研究总部总经理陈代娣表示。

  最新数据显示,国有企业财务费用总额实现负增长,2016年累计同比增速-3.7%,企业债务负担得到切实减轻。同时,企业盈利状况继续改善,今年一季度,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同比增长28.3%,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为6.13%,同比提高0.68个百分点。未来债务依存度有望进一步下行,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杠杆率水平总体可控。截至2017年3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6.2%,同比下降0.7个百分点。

  “穆迪在分析中,并未体现上述改革取得的重要成效。同时,穆迪判断去杠杆成效不高,又未公布核心指标的具体数值,分析过程的合理性值得商榷。” 陈代娣认为。

  2016年我国政府债务的负债率较低,未来几年不会有大的变化

  穆迪在报告中指出,2018年中国政府直接债务将达到GDP的40%,2020年将达到45%。穆迪还认为,除了政府直接债务,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国有企业等债务水平持续增长会增加政府或有债务。

  财政部有关负责人强调,《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规定,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是地方政府举借债务的唯一合法形式,除此以外,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不得以任何方式举借债务。

  截至2016年末,我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5.32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率(债务余额/综合财力)为80.5%。加上纳入预算管理的中央国债余额12.01万亿元,两项合计,我国政府债务27.33万亿元。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GDP初步核算数74.41万亿元计算,2016年我国政府债务的负债率(债务余额/GDP)为36.7%,低于欧盟60%的警戒线,也低于主要市场经济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水平,风险总体可控。

  总体上看,新预算法实施后,我国逐步依法建立了地方政府规范的举债融资机制,政府债务规模增长势头得到有效控制,2016年我国政府债务的负债率与上年相比变化不大。今后,随着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推进,政府举债受到严格控制。2018—2020年我国政府债务风险指标,与2016年相比不会发生大的变化。

  关于或有债务范围问题,我国相关法律明确规定,除经国务院批准为使用外国政府或国际经济组织贷款进行转贷外,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不得为任何单位和个人的债务以任何方式提供担保。

  对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国有企业等债务与政府债务之间的关系,我国相关法律制度也已经作出了明确规定。不论是中央国有企业还是地方国有企业(包括融资平台公司),其举借的债务依法均不属于政府债务,应由国有企业负责偿还,地方政府不承担偿还责任;地方政府作为出资人,在出资范围内对国有企业承担责任。

  “综合上述法律规定,穆迪所谓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国有企业等债务水平持续增长会增加政府或有债务的说法,是根本不成立的。”财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

  “穆迪的债券评级过于简单,未能反映中国经济发展与政府信用的实际情况。”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副院长郑春荣认为,我国正处在城镇化进程,政府债务的资金主要用于基础设施的建设,债务资金虽然没有直接的商业回报,但有着很好的社会回报率,对经济发展有很大的支撑作用。这是与其他一些国家债务资金主要用于解决经常性财政收支缺口,债务资金主要用于消费的情况,有着根本性的不同。

  境外评级机构的调级,对中国市场影响有限

  对于穆迪此次下调评级,一些金融机构感到“时机令人意外”。还有很多人关心,国际评级机构下调评级,对中国金融市场的影响有多大?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如果是早两年,投资者对政府债务和企业杠杆率的担忧还是比较多的,现在这种担忧是下降的。” 天风证券研究所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孙彬彬认为,穆迪调整的理由,主要是担心中国债务率的高企,对未来经济有较大影响。但从国内投资者的角度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中国政府和企业的债务状况是比较稳定的。所以,穆迪此时下调评级,多少会让人有“时机不对”的感觉。

  “每个评级机构都有自己的模型和标准,而这些标准往往基于不同的假设。所以,这些假设是不是符合实际情况、符合发展趋势,对于评级的结果影响很大。”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乔宝云认为,如果是基于不合理的假设,没有准确体现实际情况,那么调整评级就可能不恰当。

  “此外,从穆迪的分析报告来看,它对于目前中国政府在债务方面的制度安排,也不是很清楚。特别是融资平台与政府债务之间的关系,穆迪的理解也不正确。”乔宝云说,国际机构对中国的实际情况不了解,所以对这样的下调评级也不必太认真,我们自己应当心中有数。对于有利于经济发展的,有利于防范风险的,我们可以借鉴参考;对于不符合实际情况的一些评判,我们则要保持理性客观,不需要背包袱。

  “国内投资者对于中国经济所处阶段、周期、总量等比较了解,也有自己的稳定判断,穆迪调级对资本市场影响有限。”孙彬彬分析,中国资本市场有一定的独立性,境外机构占比较小。目前,我国国债投资人主要是国内投资者,非居民投资者仅为6%左右。所以,市场还会按照它本身的趋势运行,外界因素的影响不会被过度放大。

责任编辑:mitiplus

相关阅读

城市新闻网 Copylift © 2017 35urban.com All Right Reserved.

稿件、媒介合作:media@mitiplus.com 客服、投诉建议:service@mitiplus.com